IMG_7508.JPG  

回到台灣,開始忙著一場又一場的聚會...家庭的、朋友的、工作的、個人志趣的、不可告人的

我像母親常說的陀螺,不斷地旋轉、搖晃與碰撞來回,似乎有些迷失在自己架的鐵牢籠裡...鑽牛角尖

日出之時,當暖陽無私地灑進罪惡的囹圄,照亮冥黑的每個角落,我是否該跪地懺求寬恕與垂憐?

我努力汲取微弱光芒中的絲絲能量,無聲地、緩緩地、穿透過空氣中的懸浮落在胸前

此時,想起一個舊時光、一個人與一段話,將我從令人窒息的鑽角中一踹而出

 

很多年前了嗎?但我卻記憶猶新...

麥克阿瑟將軍在中學國文課本裡對他兒子的期許

這末段的三句話同時也期許半個世紀後的我...


the simplicity of true greatness, 

the open mind of true wisdom, 

the meekness of true strength.

「真實偉大的樸實無華、真實智慧的虛懷若谷、真實力量的溫和蘊藉」

  (吳奚真先生真是翻得太好了!)

那個兵荒馬亂的年代裡,站在二戰太平洋盟軍指揮官的高度

我感覺到了一種...一種謙卑的言語力量,簡短的祈禱文中,隱含的期許是如此殷切深遠...

 

主啊,請陶冶我的兒子,
使他成為一個堅強的人,能夠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是軟弱的;
使他成為一個勇敢的人,能夠在畏懼的時候認清自己,謀求補救;
使他在誠實的失敗之中,能夠自豪而不屈,
在獲得成功之際,能夠謙遜而溫和。

請陶冶我的兒子,使他不要以願望代替實際作為;
使他能夠認識主---並且曉得自知乃是知識的基石。
我祈求你,不要引導他走上安逸舒適的道路,
而要讓他遭受困難與挑戰的磨鍊和策勵。
讓他藉此學習在風暴之中挺立起來,
讓他藉此學習對失敗的人加以同情。

請陶冶我的兒子,使他的心地純潔,目標高超;
在企圖駕馭他人之前,先能駕馭自己;
對未來善加籌畫,但是永不忘記過去。
在他把以上諸點都已做到之後,還請賜給他充分的幽默感,
使他可以永遠保持嚴肅的態度,但絕不自視非凡,過於拘執。
請賜給他謙遜,使他可以永遠記住真實偉大的樸實無華,
真實智慧的虛懷若谷,和真實力量的溫和蘊藉。

然後,作為他的父親的我,才敢低聲說道:「我已不虛此生!」 

 

時過一年再回到天龍國,捷運多了一條線、花博也結束了、101的光芒依舊閃爍、空氣中的灰塵一樣地多

計程車從白色變回熟悉的銘黃色、走路靠左一直擦撞路人、過馬路因為期待鳥鳴而總是慢了半拍...

麥可抓了個冷,一把鼻涕一把眼淚鬧了好幾個天...

姪女長更高了,上了小學口裡也對ABC唸唸有詞...

國中同學找到了好歸宿嫁人當少奶奶去了...

好朋友隔陣子要當兵入伍報效國家去了...

同事有人倦勤休息、有人再次回鍋、也有人跳槽離職升官發財去了...

 

有人說,趁你還年輕,現在換跑道發展興趣還來得及,以後要換就很難了...

有人說,我覺得你應該藉這個機會轉換一下,給自己一些新的刺激,換個環境看看的...

有人說,我年資比你淺得多,可是跳槽加薪都快超過你了...

有人說,你要不要去XXX公司,我認識裡面誰誰誰,幫你引見一下...

有人說,要不要一起做生意,我們一起來當老闆,只要你投資多少,然後可以回收...

有人說,利用下班的一點空檔時間,來跟我積極拓展下線增加業外收入,開展直銷的事業阿...

有人說,開始想念澳洲了吼,趕快回來吧!最近工廠又開始忙了,很有賺頭...

甚至有人說,你要不要再去加拿大Working Holiday?

 

哈哈!

怎麼感覺跟在澳洲很像,往東與往西、移動與不移動、做這個好還是做那個好的聲音一樣不絕於耳

但我卻如同在澳洲一般地,不為所動也不發一語

老神在在地用一只淡淡的微笑帶過 (...又不是前朝大總管邱X仁)

 

工作了近五年,雖然我比別人幸運,抓了青春的尾巴跑到澳洲待了一年

但踏上家鄉土地的此時,除了近鄉情卻,卻也多了一份焦慮和不安

各式各樣的訊息蜂擁而至,塞爆我已經清空一年很久的大腦

保險、駕照、股票、門號、復職、客戶、洗牙、租房子、麥可、日文、鋼琴、澳洲的稅、澳洲的退休金...

我又要在天龍國全部重新開始

所以,有一段時間我的確迷惘了、我的確受到影響了、我的確動搖了

 

但是RJ常說

這一年到澳洲打工度假,帶給我最大的收穫之一,便是我變得更關注自己、更瞭解自己

我知道貪心是人性的弱點,但懂得知足卻也是人性的優點

如果我的眼光一直著眼在別人有什麼,賺了多少錢,去多少地方,升了什麼官,贏得了什麼名氣...

而從不仔細探索自己已經擁有什麼,或是我真正欠缺的是什麼

那將只是在追別人的影子而已,即便追到了,也不是真正的RJ

 

此時,麥帥這篇祈禱文從腦中閃過,我毫不考慮地抓住它,並且又重新仔細閱讀了一次

RJ發現,當很多決定與判斷築構在絕對理性的框架裡時,我是永遠有沒有機會逃脫的

因為我太陽、月亮、上昇都在天蠍,我是真的會想很多很多的人(而且想很慢...)

我常常越想越多、越理性、然後越保守、然後越往死胡同裡鑽、然後...越痛苦

但為什麼一位父親可以將深遠的企盼,轉化在一篇對上帝的祈禱當中?

 

剎時的靈機一動,我決定把感性的因素放大再放大

把那些優劣取捨和時間、數字壓力拋在腦後,將那些私心懦弱和無謂比較放到一邊

於是

那道光亮綻眼的決定大門已然就在面前

而我也就這麼輕盈地緩緩地向它走去

RJ,你輕鬆多了,不是嗎?

 

(後記)

因為這一年的澳洲之行,我有了這個部落格

RJ卻也因此無意間從中發現了自己對於寫作的興趣

報導也好、教學文也好、遊記也好、天外飛來的胡思亂想也好

就如同玩線上遊戲一般,我一寫就欲罷不能,停不下來

成立一年多,逐月成長的點閱數字和讀者群,默默地證明RJ其實還擁有更多更多

想想,選擇走澳洲這一遭的收穫還真不少勒,回國之後得好好繼續發展這一塊興趣才行阿!

 

(本文圖片攝於泰國Pattaya的一間遊戲鬼屋前,真的該找個地方好好大吼一下了)

R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