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or.jpg 

 

輔大是一所天主教學校


校訓「真、善、美、聖」四個字裡面


充分表達出這所學校對於教育的精神


天主教學校的最大特色之一,便是校園裡有許多修女或是神父


他們也校內開課,教授語言、宗教、歷史,而且開導學生


不為傳教,而是為了傳遞文化


我雖然沒有直接接觸過他們


但我想信他們已在校園裡面形成一種氛圍


一種有暖度的氛圍




記得在大二的時候,我選了一門叫做「宗教與人生」的通識課


宗教系的教授引領學生討論關於信仰意識的各種議題


生死、輪迴、器官捐贈、宗教狂熱、迷信、因果...


這堂課


我最後的學期成績是98 


我一直覺得這個成績是我媽給的...




印像最深的一次


在課堂上老師希望我們分享上一週回家和家人討論他們對「器官捐贈」的態度


為什麼一定要回去問家人?


其實,將過世親人的器官捐贈出去,直接承受煎熬的不是亡者


而是,正跪臥床榻、失親哀慟的親屬們




對東方人來說,生死歸終的問題在親子之間,如同性教育一樣


一直被認為是能不要碰就不要碰的高度敏感議題


我,像小學生一樣


銜學校教授之命,在一次飯後,鼓起勇氣問了我媽這個問題


我媽是一位很虔誠的信仰者


從一貫道、佛光山、法鼓山,到近期的中台禪寺,甚至同事報的算命老師她都曾經深信不移


她以媽媽的口氣回我的第一句話:「你不要隨便去外面給人家拉去簽什麼器官捐贈的」


她深呼吸一口氣之後,用菩薩開導的口氣說了第二句話:


「器官捐贈的前提必須建立在高深的修為,是一種得道的體現」


(

這句話很難懂吧!我也這麼覺得)


她的其實意思是說,人在百年之後的瞬間,之所以會走向天堂或地獄


取決在於對現世的執著


而如果修為不夠或是沒有修為的人,無法在嚥下最後一口氣的當口


「放下執著」


便會墮入地獄


就如同有人說自殺的人死後,會在同樣的地方每天不斷自殺,一樣的道理


因為他們放不下,所以一直停留在那裡做一樣的事,甚至認為自己還活著


所以,在你無法確認你能夠在「最後一刻」


可以放下,任由醫院移植人員,取走你身體的任何一部份時


請不要同意器官捐贈




聽完之後


我默然了好一陣子




我能強烈感受到一個母親,對於自己心頭肉的切身關懷


但我後來越想越怪


如果「捐贈一個健康的器官,可能造福一個在世的人10年或20年」


從這個出發點到最後的結果,都是好的


有無「執著」或是會不會「墮入地獄」在這個結果當中...


真的很重要嗎?




換一個更高的說法


即便會因為執著而墮入地獄,可以換得另一個健康的人20年的重見光明


你捐是不捐?


在捐贈器官的思考上,每個人想的究竟是自己想上天堂


或是要遺大愛於人間?




我沒有試圖回頭去和母親辯論


因為在母愛的前提下,這件事情已經沒有理性討論的空間了


我只在那堂課


站在講台前對著全班同學講了這5分鐘...




2010/4/22
 

R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