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先生說他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

我快30了,一個再平凡不過的上班族

勉強可以說小立,但我不斷地想追尋人生的惑

中午吃完午飯的空檔,躲到大樓的角落

點上一根煙

想想那天2012真的來了,海嘯一瞬間把台北市淹得只剩101

一瞬間,來不及反應的同事已全在水裡漂了

電沒了、通訊斷了、我和家人愛人永遠也見不上面

留下的是一片黑暗

和我自己

一個原始的自己

不屬於某個名字、
不屬於某個幸福家庭、
不屬於某家知名公司、
不屬於某個海島國家、
不屬於某個美麗星球、

只屬於我自己

我相信很多時候人是孤獨的

我常對自己說:「有些路,終究是得自己陪自己走的」

父母、家人、愛人、朋友,甚至不認識的路人

最後都是擦身而過的記憶,只是1秒或是1年或是80年的差別


很多人說

到澳洲 Working Holiday 是圓夢

而我卻會小聲地在心裡對自己說:我需要一個機會

「一個和自己真正對話的機會」

或者是「送自己一個30歲的生日禮物」

我保守、謹慎、低調、敏感、內斂

照理說,WH這件事情絕不可能發生在我身上的

可是,它卻很賭定地即將發生了

我相信有一股奇妙的力量,牽引著每一個人走向每一條路

而我感覺這股力量在告訴我該這麼做

即便放下家人、放下我的貓、放下我最珍貴的四年同事、和得來不易的工作

我還是得這麼做

人生好像沒有什麼值不值得

感覺只有要或不要

在無數個有意識或無意識的選擇裡組成


30歲了

我做了一個很大的決定

一個可能是我人生最大的決定

未來會走向哪裡,我真的不確定

但我知道的是:我要去走!


2010/4/6

全站熱搜

R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