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3344.JPG 

算一算

我踏上澳洲土地已經45天了

從布里斯本,黃金海岸到現在的雪梨

不瞞您說,我其實每天晚上都在做惡夢


這些夢的內容,不外乎是在台北生活的一切

麥可、凱絡、康熙來了、Open將、大潤發、士林夜市...

那麼柴米油鹽地希鬆平常,現在對我卻是惡夢?


常常在早上醒來之餘

還一如過往地想著:

今天是不是要開始寫維骨力的提案了...

明天下班前要幫皮姐追壹週刊的回樣...

麥可的便便好像還沒清...

DVD今天是最後一天要拿去還...

明天該匯房租給房東了...

下禮拜京華城是滿三千送三百還是四百...

晚上去中正運動之前記得騎車去加油...


可是往外一看

不對,這裡是雪梨,我人在澳洲,我在打工度假

然後所有澳洲的工作、朋友、地鐵、英文、雪梨歌劇院、過馬路的電子鳥叫聲...

又全部一擁而上,再度塞滿我的腦袋

像是在快速抽換二個硬碟一般

而我這塊主機板,卻永遠只能被動地不斷讀取


如果我用"惡夢"來形容午夜夢迴中所殘留的台灣記憶

會不會太殘忍?

而事實是,我已經快搞不清究竟哪一邊是夢了

有人說來澳洲打工度假是圓夢

如果我現在正在那個夢裡面,為什麼一切卻又那麼真實

而這個夢什麼時候會醒

或是

永遠也不要醒


遠在七千多公里外,時差三小時,熱得要命

走路靠左,車讓人不是人讓車,過馬路永遠只有10秒

新聞放送的是澳洲人熱情歡迎歐普拉來訪的畫面...

我在完全另外一個地方

用另一個名字,說另一種語言,過另一種生活


45天的時空切換,還無法讓我在夢中清楚辨別我現在究竟在哪

等到哪一天

當我不再夢見台北了

應該就是我真的適應澳洲了

全站熱搜

R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