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1.jpg  

 

連長、輔導長

各位長官和弟兄們

上兵RJ於莒光園地後發表退伍感言

 

終於等到這一天了

以前帶這羨慕的眼神和淌著血的心聽學長的退伍感言

今天我終於等到屬於我的這十分鐘

 

當兵是一場遊戲一場夢

現在這場夢醒了

現在這場遊戲結束了

我不願意再去計較究竟勝負是多少

也不願意去埋怨那些曾經有意刁難、欺負我的任何人

包括在座的長官和弟兄

這一年多的部隊生活

包括專精普測下基地

讓我深刻體認到部隊是何其一個奇怪的團體組合

表面封閉其實開放

為了部隊的正常運作

在這片圍牆內其實必須存在這某些「必要之惡」來維持部隊的正常運作

不當管教是無法避免的

只是在當與不當之間界線很模糊

有時的確讓人很辛苦

副排長的炮襲事件應該是大家最津津樂道的

不過再沒過幾個小時

我就要退伍了

退伍令拿到,行李上手的時候,就是我該放下的時候了

我不願意在重複地去想那些領人痛苦的記憶

不斷地在腦海中折磨自己

沒有必要

也不需要

記憶是可以被選擇的

我寧可選擇這段時間以來最美好的那部分

來為我的部隊生活劃下句點

一個完美的句點

 

我從來沒想過

當我在寒流來襲的滂陀大雨中趴在冰冷的雨水中打靶時

當我在攝氏38度高溫穿著厚重防火服在基地行軍時

當我和大家被志願役惡整30秒換裝,精神緊繃痛苦不堪時

當我戰車拋錨被一個人丟在山上餵蚊子又一整天沒吃飯時

當我在駕駛座廢氣迎臉,還要死命地踩住煞車30分鐘為了搶救戰車時

當我在基地排教練野營,全身大汗臭氣沖天又連續五天無法盥洗時

當我在深夜睡在冰冷的戰車甲板上,和同梯靠在一起邊發抖邊取暖時

當我被別人連累,扛著槍來回在塵土飛揚的沙漠中跑來跑去時

當我冒著大雨衝到山上為的是找一個可能被故意藏起來的裝備時

當我在專精時踏著沈重腳步走回那陰森冰冷的雙連坡地獄時

當我偷偷含著眼淚,故作堅定揮別來新訓中心看我的父母時

當我剛下部隊被學長故意呼來喚去像叫狗一樣大聲斥喝時

當我一直想逃可是又要死命逼自己留下來的時候

我從來沒有想過

在最後的這一刻

我是帶著感激離開的

 

我感激的不是這些事情已經不是痛苦回憶

而是我已經放下了

真正地放下了

我曾經在退伍前的莒光作文簿上寫到:

「我要告訴未來的我,如果你將來在社會上有了些什麼成就,有很大一部份要感激這一年多部對生活所造就予你的。你一定要記得現在服役中的我所承受的苦痛和磨練而換來未來成功的你。」

 

大大蓋著陸軍總司令關防的退伍令,是一帖神奇的良藥

把我一年七個月的病痛困苦治好了

大病初癒

夢一醒來是個陽光普照的早晨

全新的開始,另一個階段的人生

毛毛蟲已經破繭而出,變成萬彩鳳蝶

即將要飛向屬於自己的一片天空

 

對於我的戰駕學弟們

從你們1955梯四個一到部

我就告訴你們因為我們梯數落差太大

差了整整二十四梯,也就是一年的時間入伍

你們來沒多久我們這一批老戰駕就要走了

很多東西在很短的時間沒辦法傳承給你們

要靠你們自己自己摸索、在錯誤當中學習

可是我很高興看到你們那麼快就可以上軌道

那天看到你們互相幫忙在換機油

真的感覺很欣慰

我倒是比較放心不下吳大鵬

因為他個子比較小

當戰駕老實講蠻吃虧的

又是一個人到部,沒有同梯

所以你們四個一定要把他當同梯看

五個人一起團結合作

基地期間車子壞掉難免

重要的是要學會互相支援尋求協助

你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希望你們永遠都能想現在一樣積極認真

 

我曾經在書上看到一句英文諺語:

Even a broken clock is right twice a day

意思是說

即使是個壞掉的時鐘,一天還是會準時二次

每個人在這個世界上都是獨一無二的

要看中自己的獨特天賦

堅守屬於自己的那個位置

必然能有所成就

永不放棄、永不妥協

 

最後以深深的一鞠躬

向所有辛苦戍守工作崗位的國軍弟兄們

致上最高的敬意

也預祝各位在緊接下來的移防、專精、普測、下基地

都能夠一切順利、平安退伍

我們珍重再見!

謝謝!

謝謝各位!

 

(以上為2005/5/13下午莒光日退伍感言全文)

全站熱搜

R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