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0090.JPG 

 

發生在民國九十二年四月雙連坡的砲襲不當管教事件

應該是我們這批一起下基地的革命弟兄們

共同最難以抹滅也最刻骨銘心的痛

現在講起來還心有餘悸的

 

時值我們進入專精一個多月

幹部原本週期性的新兵到部爆發

(連上有新兵到部幹部都會輪流發飆「玩」部隊,藉此惡整給新進人員下馬威

以樹立自己的威信,這是志願役幹部普遍一種很奇怪的想法)

因為一次來的新兵人數太多,來的時間太接近

所以可以預期這次的「聯合演訓」威力一定不小

砲襲事件就是在這個時空背景下發生的

 

那是個星空滿滿的夏夜

打了一天的靶,大家都很累

晚上七點多剛吃完飯

有的人還在洗澡

有的人在檢整內務

有人洗好澡在看準則等待集合

一切除了沈悶凝重的氣氛之外並沒有什麼特別

這時,副排長忽然怒氣沖天衝進寢室大聲么呵:

「三連現在所有人!全副武裝到連集合場集合!一分鐘!動作!」

「你們誰敢給我慢一秒鐘試試看!大家走著瞧!」

隨即轉身走向連集合場

 

一個原本寧靜的池塘瞬間一團混亂,一片污濁

在所有人都莫名其妙的情況下

大家死命地拉出防潮箱,一把抓著迷彩服邊走邊穿

鋼盔、S腰帶、防毒面具亂拿一通

有的剛洗完澡出來狀況外還在問人家發生什麼事了

其實沒有人知道副排到底怎麼了

推擠、碰撞、忙亂、緊張、拉扯、害怕、恐懼

副排長突如其來的換裝命令,迴盪在每個人心裡

不斷衝撞著大腦神經中管裡害怕情緒的那一部份

我們沒有思考遲疑的時間

也沒有懷疑命令的本錢

只得希望自己不是那最後一個

 

「快!衣服先穿上邊走邊扣!武裝先拿在手上!沒有時間了!」

一個換好裝的弟兄喊著

「不要問我,我不知道,反正先換再說啦!快!」

另一個弟兄急聲回答

 

這時忽然聽到:「還有30秒!媽的再給我慢慢來沒關係!」

副排又以極端威脅的口氣對寢室裡面大叫著

雖然他已經站在連集合場

可是聲音卻如同在耳邊講話一般清楚

 

當大家都差不多換好裝往外面衝的時候

命令剎時改變

「好!拖我時間!要玩大家來玩!」

「所有人注意!」

「注意還動阿!」

一瞬間空氣靜止,大家動都不敢再動

「所有人!換體育服裝,30秒!下去!」

隨即又是一陣混戰

鋼杯、臉盆、盥洗用具遍地飛舞

每個人唯一放家當的防潮箱翻得亂七八糟

剛剛最先已經換好全副武裝裝的人最幹

才換好又要衝進來死命地翻出剛剛塞到箱子理的運動服

一下子從領先群變成落後群

才洗完澡還在換的那些人佔了一點小便宜

可是心裡卻一點竊喜都沒有

一群四、五十個義務役阿兵哥精神緊繃,亂成一團

終於這次副排沒有在中途喊停

所有人以最快速度換回運動服後死命往外衝

 

「排頭為準,向右看齊!向前看!」

還是有些人落後了

被叫到旁邊站著

副排走回寢室看了一眼

裝備、衣服、床下內務、迷彩皮鞋東倒西歪散落一地

他又氣沖沖走出來大叫:

「你各位內務是這樣整的嗎!」

「一分鐘!換防火服全副武裝加防毒面具!」

「等等內務再亂你各位就有換不完的裝!動作!」

哇!

這下慘了

防火服通常放在箱子很裡面

厚重而且連身很不好穿

於是又是一場推擠

這次要走之前還特地看了一下內務確定沒有問題才出去

說也神奇

不知道是腎上腺素給我的力量

還是被恐懼癱瘓的大腦迴光返照

這次我居然換裝連整內務可以一分鐘OK

雖然所有人迅速地集合完成,可是副排仍是有心找碴

後來又換了一輪運動服-迷彩服-防火服

最後,疲累不堪的弟兄們終於結束換裝遊戲,氣喘呼呼站在連集合場

星空滿天的夏夜充滿肅殺氛圍

 

副排長站在部隊前面

有大一籃鐵便當盒約五、六十個在他面前

他叫一個人拿了個便當盒打開

這個畫面嚇壞了所有人……裡面全是已經生蛆發臭的菜渣

那個兵嚇得趕緊將便當盒丟下

又打開了第二個、第三個都是如此

有些因為淋雨滲水,菜渣隱隱散出酸味

排在部隊靠後方的我都依稀聞的到

 

「入列!」副排對著那兵大吼!

「我不知道你各位在爛什麼!他媽的這些便當盒幾天沒洗了!」

話一出口隨即猛力對籃子踹了一腳

砰!的一聲嚇到了許多人

幾個便當盒被踢出來菜渣灑了滿地

還有零星幾隻菜蛆爬在上面

 

事情原來是這樣的

那籃便當盒原本是前幾天去打靶時送去靶場的午餐

照道理說應該是由當週的打飯班負責清理菜渣

並且清洗便當盒以備下次使用

可是值星人員似乎忘記提醒打飯班要記得洗

連上所有的人好像因為打靶太累也沒人去注意到

所以那些還有很多沒吃完剩菜的便當盒就這樣被遺忘了好幾天

也難怪打開來是這副嚇人畫面

原來這是幹部生氣的原因

再加上那時候剛到部六個車長六個射手

幹部還在醞釀對他們發作

剛好借題發揮,所以全連弟兄就成了陪葬品

 

「你各位愛擺爛,便當盒不洗還長蛆!用這些便當盒打飯給你們敢不敢吃!」

「打飯班是誰負責帶班的?」

一個滿臉無辜的士官舉起微微顫抖的手

「出列!」副排大叫!

「你自己來看,這就是你們要吃的便當盒!」

沈默了一會兒,副排說出了一句令在場所有人瞠目結舌的一句話:

 

「給我吃掉!」

 

那個士官當場傻眼

「吃阿!我看你敢不敢吃阿!」

那個士官雙手發抖捧起一個便當盒

看著眼前噁心至極的畫面,再也掩蓋不住害怕恐懼的情緒

跪在地上大哭

 

「他媽的爛兵!」副排更生氣地大聲么呵

「所有士官給我出列在左邊站成三個班!站到水溝前面!」

「剩下的士兵原地成四個班!動作!」

「全部人現在趴下!砲襲!士官臉朝水溝」

「砲襲是怎樣!新訓沒教是不是?」副排大叫

當時大家全身穿滿武裝沈重無比

又要做砲襲動作,也就是在戰場上遭遇敵砲襲時

為了防止爆炸所產生的震波傷害身體內臟

而趴在地上以雙手遮眼拇指壓耳,手肘抵地將身體撐起的動作

一般人撐個30秒就快不行了,更何況是雙連坡那種碎石黃土路面

 

二隻手肘支撐起全身一半以上的力量抵在碎石子上

再加上身體背負重裝備又要懸空,讓我痛到發抖

「撐好!你誰給我趴下去試試看!」

「喂!後面那個誰!給我撐起來喔!」他指著後面一個新兵大喊

「一個人趴下去就加30秒,我看你們有多少體力可以撐!」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有些體力較差的弟兄趴了下去撐不起來

「不給我撐起來是不是?好!要玩大家來玩!砲襲加毒氣!」

「所有人9秒鐘戴防毒面具!開始動作!」

大家急忙將背在身上的面具抽出戴上,然後繼續砲襲的動作

我永遠記得自己戴上防毒面具砲襲的那一瞬間,巴不得悶死在裡面算了

急促的呼吸和喘息讓老舊的面具裡面一下子就充滿霧氣

我眼前一片白霧茫茫,只聽得到自己渴望休息的呼吸聲

加上發抖的身體和疼痛的手肘讓我不知道該怎麼繼續下去

我究竟在幹什麼?為什麼我要這樣任人遭塌?當兵就該死ㄇ?

糾雜的念頭,讓我緊閉雙眼,祈求菩薩寬恕解救

剎時一陣暖意湧上心頭,心念一轉,緊繃的神經放鬆許多

我想,反正被玩的不是只有我一個人,這禮拜回去一定申訴你們到爆

 

事情結束之後,副排長真的被申訴了,但不是我

後來據我所知,是新到部的六個車長聯合去申訴

副排長還因此又把部隊集合起來幹譙了好久

可是僅僅換來了一小段時間的平靜

那些副排後來還是惡形惡狀依然故我

 

部隊當中幹部常有這種無厘頭的爆發

倒楣的永遠是我們義務役阿兵哥

志願役身為幹部不會以身作則,總是帶頭作亂

在部隊裡是真正的太上皇、少爺兵

棉被要我們折,買東西要我們跑腿

他們永遠是對的,還常以學歷嘲笑我們這些大學生連他們都不如

內務櫃裡永遠是一個比一個亂,一個比一個髒

吃、喝、嫖、賭什麼都來,自己爛不夠還要拉弟兄一起去爛

常常有很多事情根本不關我們的事,卻要一起被連累處分

義務役弟兄沒辦法,要在人家的地盤生存,只得低頭

砲襲事件距離我撰寫本文時間已經一年半多

可是我卻歷歷在目,直到現在退伍了回憶起來還是很痛苦

有很多事情我嘗試選擇不再想起,可是卻忘也忘不了

光靠文字也許還無法交代出當時的真況

大概只有當時和我一起身歷其境的弟兄們才能體會吧

(以上內容略有增減,但已近事實十之有九)

 

2005/05/17

R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Arvin
  • 痛苦的回憶阿....
  • 痛苦歸痛苦,但一切都過去了,那段時間留給我的,去蕪存菁之後,是在工作上堅強的意志和絕對服從團體的性格,確實,在工作上對我幫助我不少

    RJ 於 2011/01/30 01:30 回覆

  • sanjeff
  • 砲襲耶!
    這個詞我已經忘記很久好久
    都快要從我腦袋裡面蒸發了
    跟RJ大大比起來,發現我還真是個爽兵呢!
    話說你上面那篇笑得這麼燦爛的也是在同一個部隊阿?
  • 是阿,都在同一個部隊,做春節佈置的那時已下完基地回到五堵
    快掛上兵了,你看我一副悠哉的老百姓樣子

    RJ 於 2011/07/03 12:59 回覆

  • sanjeff
  • 「上兵」....又是個天方夜譚的名詞哩!
    我們這年歲的好像都沒聽過上兵是啥(裝什麼年輕...)
    看來你當兵離家近還真不錯耶
    五堵到五股五個交流到就到了,走18標更快...
  • 現在役期都那麼短了,還上兵個什麼勁兒
    不過當年RJ也是破百就縫上三翹了,誰管你規定是什麼
    連長也沒在管
    五堵五股五個交流道...SJ真有你的

    RJ 於 2012/08/01 22:43 回覆

  • 小胡
  • 你好:我是看了"澳洲打工渡假"的文章點進來的 92年的時候 我已退伍快七年了 我是陸軍1718梯 服役於金門 金西師步兵連下士班長 我服役時看過或體驗過的不當管教 比你所說還要嚴重許多 而且還沒有申訴的管道 而且那時候部隊還有打人的風氣 真的是申訴制度不健全的年代
  • 很難想像以前的年代不當管教是怎麼一回事
    現在都快要不用當兵了,更爽

    RJ 於 2012/08/01 22:44 回覆

  • Ricky
  • 你好,我也是看打工度假近來ㄉ,但看到你這篇才了解到我們當兵現在是很幸福ㄉ!!省思中~(我是今年海陸退伍)
  • 這也沒什麼好比的啦
    每個年代有每個年代的痛苦和難為
    對RJ來說都是人生的一部份,走過去也就雲淡風清了

    RJ 於 2012/08/01 22:45 回覆

  • sanjeff
  • 一年前的回文現在才回,真是驚喜哩
    看到砲襲又讓我想到「竹節蟲姿式」了...

    話說...我今年剛博士畢業的同學才正要入伍哩
    不知在怕啥,還打電話來請教注意事項
    真的是有夠菜,役期也短到只剩11個月而已